.
  三年前的一个下午,我从D大往回赶,坐的是718路公交车。车比较空,找了个位子坐下后,我从包里取出
本书看。
  不知不觉,已到了R大,正是傍晚下班人多的时候,车上一下挤进很多人。其中一个坐在了我旁边,因为看书
入神,我也没注意是什么人。
  车子经过中关村,快到B大了。我把书了收起来,准备下车。这才注意到,我身边坐着个少妇,穿着一身黑色
连衣裙,长发披肩,腿上放着个精致的黑色皮包。她的一双手软软的搭在皮包上,弧线优美,白嫩纤细。
  我忍不住顺着她的手臂,侧头一看,心止不住一阵狂跳:「天啊,绝色!」
  她肤色极白,唇鼻分明,眼脸稍垂,神情淑静,正盯着前方,坐姿优雅含蓄,说不出一种楚楚动人之味。
  我心中翻江倒海,表面上还维持着镇静,心想:「怎么能跟她搭上腔才好。」此时离B大西门我下车的地方,
还剩两站路,只有不到十分钟的时间。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我打开翻盖,自动天线无声无息地升上,我嗯啊了几声,匆匆把朋友的来电挂断,翻盖合
上,天线又无声无息降下。刚买的韩国二手货,我最喜欢的就是这天线自动升降的功能。
  身边那位少妇似乎好奇地瞟了一眼。机不可失,我冲她微笑了一下,晃了晃手机:「韩国二手货,自动升降的。」
她矜持地一笑,没有搭腔。
  我说:「家住西苑?」718路的终点站在那一带,车上大部分人都去那儿。她含笑点了点头。
  我曾做过短暂的直销,知道在公众场合跟陌生人搭话,自己千万不能慌,必须旁若无人,语气要显得平和自然,
否则对方肯定尴尬,那就没戏了。
  于是一边把手机放进衣服口袋,一边盯着她,好象很随意的样子,问:「白领?看你的样子像。」
  她笑了一下:「不是。」声音很好听,有股娇甜的味道。
  我接着说:「不会是学生吧?」她样子明显不像,我却故意这么说。
  果然,她身子微微颤动,开心地笑:「不是的!―――怎么可能?我是教师。」我心咯噔一下,嗯,教师就好,
一般比较不怕生。
  于是说:「哦,你在R大上的车,是那的老师?R大我很熟,有不少同学在那。」我暗示她自己是个学生,学
生嘛,一般更不会被陌生人戒备,其实我早已毕业了。
  她有些不好意思,似乎怕人误会:「啊,我怎么能教大学?我只是个小学老师。」她的说话语气以及神情反应,
透露出一股不自信,与她美貌颇不相称。我立刻判断,她是那种长期被丈夫娇惯的,没太多社会经验的闺中少妇。
于是轻轻点点头:「嗯,同行。」她眉间微蹙,诧问:「你也是小学老师?」
  鬼才是小学老师!我正准备考研,是个无业游民。我没回答她,好像很神秘的样子,笑了一下。这时车已过了
南门,没多少时间了。我心中着急,通过谈话获取好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最重要的是把联系方式搞到手。
  看见她脖子上挂着手机,我忽然灵机一动,侧头凑近看了一眼:「嗯,摩托罗拉8081,新出的。」她点了
点头。
  「号码是多少?」这时我已把手机拿在手中,手指在键码按动着,口中故意拖长声音,念念有词:「13――
――――. 」灵不灵就看这下了,说实在的,我的样子一向不讨人厌,戴一副眼镜,清秀文气,很给人以亲切感,
不知刚才短暂的搭话,能不能让她对我有些好感和好奇。
  她娇笑了一声:「你干嘛呀,真逗!」
  我柔声说:「试一试,看你的什么铃声。」她犹豫了一下,看了旁边一眼。
  其实我要的就是她的电话号码,她当然很清楚,却似乎对我这种方式,感觉有些刺激和好奇,脸色微红,很快
把号码念了一遍。我全神贯注,生怕记错一个数字,飞快地将号码输进了,嘘了一口气。
  车快到西门了,我站起身,挤过她身子的一刹那,狡喆地冲她一笑,轻声说:「我会给你打电话的。」她歪着
身子,瞟了我一眼,脸儿忽然微微晕红。
  我一下车,立即拨了她的号码。车子还没开出,我在车下能看见她半个身子。铃声响了两下,看见她将手机放
到耳旁:「喂-」声音确实好听,娇娇的响在我耳旁。
  我果断地说:「是我!」
  她停了半响,笑:「我就知道是你。」
  我说:「姐姐,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她侧过头看了一下车外,我冲她扬了扬手,她似乎笑了一下,耳边听见她说:「我――――――姓田。」接着
语速加快,低声威胁:「可不许给我打骚扰电话。」
  我说:「田姐放心,我只有在想你的时候,才给你打。」
  她说:「你好贫啊。」
  我立即声明:「我可不贫嘴,老实着呢,还没谈过恋爱。」她笑了一声,我估计她旁边人多,不好说话,于是
说:「田姐,等你到家,我再给你打电话,先挂了啊。」
  我口中喃喃:「姓田,姓田。」赶紧拿支笔记上,我这人记性不好,常把别人名字叫错。记下了,心中才踏实
些,一股兴奋和喜悦从心底冒上来:「天啊,她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子了,没想这么容易就得到了她的联系方式。」
  女人都喜欢幻想和浪漫,这也许是我能跟田姐保持电话联系的原因吧?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里,我和田姐平均
每周通话一次。每次我都不敢说得太多,怕到最后没话找话,那就完了。所以每次我都装着刻苦好学的样子,控制
在短短三分钟内结束通话,给她的印象是我这人生活充实、风趣幽默,常想着她,但不缠人。
  渐渐的我也知道田姐的一些情况:她叫田蓉蓉,喜欢看书、听音乐,丈夫是中学同学,搞外贸的,经常在国外
或是国内各城市出差。我估计她有一半时间是在独守空房中度过的,心下就很有股痒痒的、蠢蠢欲动之意,但蓉姐
是不会轻易答应跟人出来的,另一方面,说实在的,即使她肯出来,我也担心「罩」不住她,毕竟她的姿色是太出
众了,非我往日搞定的女子可比。
  我的朋友知道了我的公车「绝色艳遇」后,见了面,常常冷不防冒出一句:「怎么样?搞定没有?」
  我开始还说:「靠,绝色美女耶!哪有那么容易搞定的!」后来他们等得不耐烦,我也急了,心想:「不就是
个女人嘛,叫出来,搞不定拉倒!」
  我开始约蓉姐出来,每次她一说不能出来赴约,我心反而一下轻松起来。过了几天,渴想的厉害了,又恨自己
不够坚定果断。终于,有一天傍晚,我打电话过去,蓉姐懒洋洋的声音:「谁呀?」
  我说:「蓉姐,是我。」
  她说:「哦,是你呀,有什么事么?」
  我先探情况:「你在干嘛?」
  她沉默半响,忽然有点调皮地:「洗澡!」
  我叫:「哇!我从电话里伸个脑袋过去看看。」
  她吃吃笑:「看吧!让你看个够!」
  我感觉下边一下硬了,咽了口唾沫,笑:「不跟你开玩笑了,我弄了几张演唱会票,今天晚上的,去不去?」
其实我的确有几张票,但已送人了。
  她说:「算了,懒得动。」
  我说:「别,我可费了老半天劲,刚刚才拿到。」心中打注意,她要是肯出来,马上向朋友把票要回来,无耻
一回。
  她说:「嗯――――――我老公不让我出去!」有点撒娇的味。
  我吓了一跳:「你老公在家?!」
  她说:「不在!」又是一阵娇笑。
  我魂儿都给她笑出来了,口干舌燥,满头大汗,急说:「那不就得了吗,你不要天天呆在家里,应该过点健康
的生活。就这样定了啊,半个小时后,我在B大西门等你!」
  她急忙说:「喂――!人家还在洗澡,半个小时怎么够。」
  终于中计了!我连忙敲定:「好,那就四十五分钟!我等你啊!」
  她犹豫地说:「那好吧。」
  我赶紧把电话挂了。给朋友打了个电话,靠!演唱会的票几经倒手,不知给哪位兔崽子拿去骗女孩子了。转念
一想,怕什么怕,光棍一条,先骗出来了再说!
  蓉姐从车里出来时,我还是吓了一跳,她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漂亮。上次由于时间匆忙,又只想着怎么把联系方
式弄到手,只看到了她的侧面。
  今天她穿着米黄色侧扣紧身小褂,将胸脯的丰隆衬托无遗,一头柔顺的黑发,披肩垂下来,下边是折叠花裙,
飘飘摇摇,洗过澡后,容光焕发,丽色逼人。眼波流处,似有一股无形的重量,逼得人喘不过气。
  我站在那,惊得浑身发抖,给自己打气:「他妈的,不怕,不怕!不就是个女人吗?!」
  没想她对我印象还蛮深,一眼认出我,微微一笑:「发什么呆呀。」她一笑,整个变了个人似的,那种美不再
是逼得人喘不过气来,而是春风拂面,亲切可喜,带一丝娇俏逗人。
  她的声音我很熟悉。我吐了一口气,对她笑了声:「走吧。」自己先穿过马路往西门走去,她过了马路,抬头
犹疑地望了望B大的门头,眉头微蹙,问:「在校内吗?」
  我故意用微带嘲讽的激将眼神,说:「嗯,进去再说。」她又看了我一眼,似乎说:谁怕谁呀,跟了进来。我
一言不发,直往前走,过了小桥,她停下来,说:「一、二、三――――――不跟你闹了!你再不说,我可走人了。」
  我故作邪恶状:「哈哈,你今天被骗啦!可别想脱身。」她轻蔑地瞪了我一眼,哼了一声。我无赖地说:「演
唱会没有,要想听的话,小弟的鸭公嗓子倒可叫唤几声。」她哧声一笑,点头说:「好!好!现在就叫几声试试。」
我当仁不让,大张了嘴,才叫出半声,给她揪住胳膊:「神经啦,被人听见了!」慌张地看了后边门卫一眼。
  没想到,竟是她先碰了我纯洁的身子!被揪疼的地方,久久的留有一股回味无穷的滋味。我呆呆的看着她裸露
着的无袖的白胳膊,不敢相信是那只手碰了我。
  她似乎惯于被盯视,脸上恢复到那种淡淡的带着一丝骄傲和不屑的神情。我晕!这样下去我非歇菜不可。我定
了定神,正色地说:「蓉姐,非常不幸,放在我衣服口袋的演唱会票,给我朋友摸走啦,我只好在莫名湖畔吟几首
诗作为补偿。」
  没想她嘴鼻儿一翘,在我背上轻推:「好呀,走吧,听你吟诗去!」又接着说:「可别肚子里没货,对着湖水
呆若木鸡。」微微笑着,像押解囚犯,将我赶向未名湖。
  到了莫名湖,我松了口气。嘿嘿,在莫名湖,我曾拿下无数女孩。这是我的福地啊,怎不令我信心大增?
  夏日晚上的莫名湖,凉风习习。灯光半明半暗,恰到好处。湖面水光俭练,细柳低垂,博望塔的倒影,静映水
中。夹道上,不时成双结队,依偎而行。身处其中,令人浮思翩翩,心胸如醉。
  身边走着似乎熟悉又似乎陌生的蓉姐,闻着她身上淡淡的若有若无的香气。我那颗怀有预谋的心怦怦直跳,止
不住浑身轻抖,夹着根命运未卜的小弟,奇怪地前行。
  脑中正在胡思乱想,忽然背上一双柔柔的手一推,蓉姐说:「还走到哪里去?快吟诗吧你!」
  我四下打量一番,见此处湖面宽阔,正对着博望塔。于是说:「好,你站稳了哦,我要开始吟诗了!」拿腔作
势,对着前方,先站了个马步,深吸一口气,正要吐气发声,背上挨了蓉姐一推,她弯腰喘笑:「别逗了――――
――你!有这样吟诗的么?」
  我正容说:「别打扰我呀,灵感都被你推出去了!嗯,还剩一点,先来一首。」重新站好,伸出双手向前:「
啊!博望塔!―――上头小来下头大!――有朝一日倒过来―――下头小来上头―――大!」
  蓉姐娇笑不绝,两手软软的打在我肩背上,就像初春三月的柔嫩柳枝儿轻轻抽打在人身上,让人心儿发痒,熏
熏如醉。我立刻扶在她两只裸露的弯臂上,冰凉柔软的肌肤触感传过来,舒爽异常。正要乘机搂上她双肩,她忽停
下笑来,不经意的抽回手去,我的身子颠了颠,已经硬起来的小弟,很不甘心的挺着。
  蓉姐嘴角带笑,瞥了我一眼,似乎看透了我的用意,身子警觉地离开我些。我的口水咽了下去,看来只好重找
机会。
  我故意引她往灯光较暗的地方走去,穿过一条林木掩映的窄道。淡淡光影里,蓉姐面容看不太清,但眼鼻轮廓
间的模糊投影,更加诱人。停停走走之间,腰身袅娜娉婷,有一股耐人寻味的少妇风韵。靠得近时,她身上散发出
淡淡的体热,令人联想到她那热和暖柔的肉身子,搂上去,肯定会呻吟出声。
  天!月儿黑,风儿轻,一名绝色少妇伴我行!我口干舌燥,只想找个机会,把她摁倒在无人之处了,狠狠的蹂
躏――――――越走越暗,正当我想得热血沸腾,忽觉身后没人跟来。回过头,她停在几步开外,神情有些怪怪的。
我问:「怎么啦?」
  她迟疑地望着前面黑冬冬的去处,说:「不想走了,累了。」
  我说:「那――――――就找个地方坐坐吧。」心中暗骂:都是少妇了,装什么腔啊。又想:他妈的,毕竟是
少妇,没有那些傻女孩好哄。
  她说:「好吧。」
  无奈中,我只好掉转枪头,小弟呀小弟,今晚得委屈你再等一等了。我胯下的小弟二话没说,愤怒地随我转过
身子,往湖边走去,那儿有张椅子,我曾在上面吻过五位女孩,希望今晚能增添一位。
  我选的地方位置很好,离湖面较近而离走道稍远,既不引人注目,又不阴暗偏僻,四面来风,蚊虫较少。可惜
的是好位置总有人占着,今晚是个男的,神经兮兮地独自一人坐着,估计又是哪位才华横溢而胯下可怜的家伙,躯
体焦躁,晚上来这找感觉的。
  蓉姐见有人,轻声说:「另找个地方吧。」我在蓉姐耳边悄悄耳语几句,蓉姐轻打了我一下:「你好坏呀。」
我扯了扯她的手,和蓉姐一起来到那位男生背后,表情严肃,盯着正前方,一动不动。
  那位男生发觉身后有人,不安地动了一下,还是坐着。过了一会,终于忍不住向后看了我们一眼,我的表情不
动如山。他挨了一会,悻悻的起身走了。等他走远,蓉姐终于憋不住,噗哧一声笑出来。
  我说:「小姐,请坐!别客气。」
  蓉姐纤手一扬,打在空中,喘笑着说:「坏透了!你!」坐在椅子上,笑完了,满脸红晕,脸上遗一丝笑意,
动人的样子,让人有恶虎扑食的冲动。
  我坐在她身边,听她怔怔的轻声说:「好久没这么开心过了。」我心中涌上股喜意,竭力掩饰。
  蓉姐迷醉地看着眼前湖水轻波,脚下轻轻踢动,说:「嗯―――――这儿真好,你常来这吗?」
  我说:「是啊,闷的时候总来这走走。」语音转柔,带点催眠的沙哑,暗示她以后闷的时候,可以常来,那么
陪着她的,自然就是我喽。
  蓉姐露出向往的神情:「嗯,年轻真好。」
  我失笑说:「天!你不会比我大多少,看上去就像我妹妹似的。」
  蓉姐说:「去你的,我都快可以作你―――了。」说到最后,语音含混,羞转过头去。我估计她原想说「都快
可以作你妈了」,发觉不大像话,便含糊过去。
  蓉姐确实比我大不少,快三十了,不过看上去很年轻,尤其是她的气质,娇俏中带点天真味儿,又爱幻想,某
些方面比我还不成熟。她丈夫是她中学同学,从小很优秀,一直呵护着她,估计也是她少经世事的原因。
  不过,从小优秀的好孩子,也许闺房之乐花样较少,似乎可以搞点新意思,满足她的肉欲,让她欲罢不能――
――――想到得意处,我不由露出一丝笑意。
  (二)蓉姐说:「你在想什么?神经兮兮的!」
  我本能地想说:我在想你呀。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太土!于是稍稍改了改,说:「我在想你―――是什么
样的人。」
  她露出沉思的神情:「哦?我是什么样的人?」眼睛瞟过来,话到后面,有些变了味,明显带着警觉戒备的色
彩。
  我心中叫完,忙用赞美来掩饰:「应该是让我迷醉的那种女子了,我想。」
  见她没什么反应,估计平时这样的话听多了,连忙补一句:「不过――――也有让我失望的地方!」
  她露出注意听的神情,我接着说:「怎么说呢?你的生活好像缺乏热度,也就是说少了些激情!」嘿嘿,若能
与我乱爱一回,就应该算有激情了吧?
  她装着淡淡的,说:「接着说。」
  我来劲儿了,先不搭话,拿腔作势地正正身子,忽然抓过那只垂涎已久的小手,口中说着:「嗯,通过手相能
看出更多一些。」
  天啊,这只手柔白冰腻,可口之极。
  她本能地想把手抽回,却被我紧紧拽住,直到她放弃了,我才装着很绅士、不愿占女孩便宜似的,松开了,用
两根手指捏着她的手腕,其他的,兰花指一般散开。据我总结,这样更能给女性以异样的触感。
  她满脸轻蔑和狐疑,身子歪开,手却任我捏着。我知道若不能拿出点真本事,将过不了这一关。幸好我是学中
文的,先背了一两句深奥的文言,然后根据对她的观感说上几句,其间不断有灵感来补充,说到最后连我自己也信
以为真了。
  我的另一只手不断地对她点点触触,从不同角度、不同方位、不同力度,展开肌肤攻击。据说,绝顶的高手,
光靠手的接触就能使女性达到高潮。我当然没那本事,结果只弄得自己口干舌燥,呼吸滚烫。而她,虽然坐近了些,
看样子,还是贞妇一名。
  不过,总算因为「看手相」的缘故,两人离得近,肩臂较宽的地方,挨着她的身子,隔着薄衫,肌肤间相互挤
迫,让我充分感受到她的柔软。而且话题渐渐扯到了比较敏感的情感方面。
  知道她丈夫就是她的初恋后!我不停的为她叫屈,并且拉扯出一堆关于「体验生活」的哲理,以打破她丈夫对
她施行的愚民政策。
  她不服气地问我:「那么你呢?」
  我说:「我?我认识很多女孩。」
  她皱着眉问:「为什么要那样?」
  我沉思半响,忽然盯住她的眼睛,问:「牛何要吃草?」
  她被我问晕了。
  我说:「牛,生来就比较命苦的,唯一的爱好就是吃草。而草,长在地里,不及时被牛吃掉,就要枯黄,很难
看的,最终还要死掉。草长得嫩嫩的时候,将身子献给最喜欢它的牛,而牛吃了草,拉出牛粪,滋养了草,这就是
爱情。」
  又说:「牛吃一根草能饱吗?不能。所以得不断地吃下去,而牛粪也不断地滋润更多的草,美丽的草原从此诞
生,这就是伟大的生活。」
  蓉姐吃吃笑着打了我两下:「什么脑袋?!」
  我的背部被她擂得酥酥的,回过头,见她靠在椅背上,软软的将脑袋后仰,眼儿仰视星空,嘴角含一丝笑意,
似乎思索回味我刚才的话。
  她仰面躺着,胸脯高起来,拉一道凸起的弧线,腹部细细软软的一条,随着呼吸,颤颤的波动起伏,而下半身,
丰隆肉实,稳稳的坐在椅子上,身姿柔美诱人,一副承受雨露的模样。微风吹来,我的脸有如被鬼摸了一把,涩涩
的不自在起来。
  我缓缓俯身向她靠近,忽然,她惊「噫」一声,回身坐起,脸色晕红,惊嗔地看了我一眼。我硬硬的脖子转向
湖面,看到一块肥肉随风飘去。
  两人半响无语。我将一块石头捡起,丢到湖中,「波」的一声,溅起一朵浪花。我走到湖边,呆盯着水面,也
没回头,喊了一声:「你来!」
  她说:「什么?」轻轻的走了过来。
  我蹲下来,手指划拨着水面,说:「用莫名湖的水,洗个脚吧。」声音充满诱惑。嗯,湖水至少看上去很清澈。
  她穿着高跟鞋,没穿丝袜,坐在湖边石上,脚垂下来,快到湖面,脚尖点了点水,似乎也有一股想洗的冲动。
  「来。」我柔声说,手伸过去:「你我也算有缘,让我帮你洗一次脚吧。」
  在她犹豫的瞬间,我抓过了她的一只脚,捏着足踝,褪下了鞋子,浸入水中,用手掰揉着她的脚丫。动作一气
呵成,连我自己都感觉像个专业洗脚的。
  将她的脚抬出水面,水珠从她脚上不停地滴落湖中。晕晕的光亮下,我这才开始细细品赏她的美足。
  她的脚丫白净软脓,说瘦嘛,却触手肥软。说肥嘛,纤巧均匀。嫩得跟小儿似的,足踝往上,一截小腿接着,
曲线柔美。捧在手中,如一件艺术珍品,掌心提动,却又是活生生的。
  脚是女人的性器,对此我以前一直没什么感觉,此刻却深有体会。我以变化多端的力度,在她脚上捏揉抚按、
托拽掰捻,不时掬一手水,浇湿她的脚面,洗完这只,又换另一只。
  湖边微风轻拂,水声清亮,我想起小时候在小溪边掰洗着白菜芯。我一边洗着,一边享受着那种晕晕如醉的柔
情和刺激,一直不敢抬头看她脸色,生怕她不好意思,将脚缩回去。
  直到快洗完了,我才转过头,见她两手撑在石上,歪躺着身子,晕着脸儿,轻咬着唇,神色似感动,又似羞涩。
  我忍不住捧起脚儿,亲了一下,手中一动,她的脚急缩了回去。
  她动我也动。我站起来,向她俯过身去,她撑着手退缩了两步,才转过身,被我从后背搂住。这一连串动作,
如有默契,无声无息,像个舞蹈剧。
  我将脸埋在她耳后,心儿狂跳。她轻喘着,开始挣动,口中低叫:「别――别这样――不可以!」我紧紧抱住
她,不让动弹,嘴里喘着气:「别闹!被人看见多不好。」本来该她说的话,却被我先说了。
  恰好小道上有两人走过,她呆了呆,女人在关键时刻总是反应迟钝。我乘机将头从她脸侧弯过去,捉到了她的
唇,她「唔」的半声,被我掰转过脑袋,将她的唇堵实了。
  就像眼睛忽被蒙住的人一样,她惊乱地挣扎。而我,紧紧摄住她的唇,用力狂吸,唇包住了她整个小嘴,拿舌
顶过去,碰到她紧闭的牙齿。我喘着气,稍稍减轻了唇上的压力,这才品出了她嘴唇的柔软和芬芳。
  我又渐渐放松了对她身子的紧箍,她的身子也随着变软,唇儿微颤,竟没怎么躲闪,我离开她的唇,脸贴着她
的脸颊轻摩,将她搂进怀,心在胸腔里剧烈跳动,轻声说:「蓉姐,你真好。」
  她的声音在我耳边,嘤语:「天啊,太可怕了―――我再也不敢随便跟人出来了。」
  我轻笑一声,掰扶过她的脸儿,她的眼睛像在睡梦中一样,兀自回避着我的目光。然而我捧起她的脸亲吻时,
她却不怎么挣扎躲闪了,间或一两下,唇儿还有回应,我含住下半唇,轻咬了一下,移上去,舌侵入她口中。
  女人跟女人就是不一样,她的香舌柔软,含进来,就像要融化一般,分泌出一股甜甜的津液,全被我咽下。此
时此刻,我爱煞眼前这个柔弱的女子,她的全部,我都珍惜不已。她的唇,她的鼻,她平滑清亮的额际,她水波迷
离的双眼,她脂腻柔滑的双颊,她柔顺的黑发,都令我迷恋不舍――――――她说:「你是不是对很多女孩都这样?」
  这时我们已坐回椅中,我轻拢着她的肩膀,她的头抵在我的下巴,一个柔发遮盖的黑脑袋在我眼皮下。
  我不知如何说,正在思量。
  她仰面向我,说:「怎么了?不方便说?」
  我叹了口气,其实我还没想好怎么说合适。
  她拿手戳了戳我身子,带点撒娇地:「说嘛。」
  我说:「我真正喜欢的一个女孩子,离开我了。」
  她黑眼珠关注地:「为什么?」
  我说:「嗯―――」半响没声。
  她捅了捅我:「吞吞吐吐的,说!」
  我无奈地:「因为她受不了我。」
  她说:「她发现―――你还有其他女孩?」
  我说:「不是!是因为―――我的东西太大,她受不了。」
  她霎时红晕满面,羞侧过头去。仿佛在寻思回味什么似的。嘴里喃喃着:「吹牛。」
  我扯过她一只手:「不信你摸摸看。」她使劲把手抽回去,被我用力拽住,往下引。到最后她的手掌微微张开,
抽回的力气也更小了。嘿嘿,给个借口,哪个女人不想摸男人的东西?
  她的手往下深探,身子不情愿似的保持着一定距离。样子像伸了一只手到水底摸鱼,又怕被水湿了衣裳。
  我穿的是齐膝短裤,前面没有裤链的那种,东西半硬着,鼓鼓囊囊的一团。我拉着她的手,隔着薄布,在上头
挨挨擦擦。又掰开她的手指成掌状,她的手压在我的阴茎上面,我的手在她手背上,然后轻轻揉动。
  接着又将她的手掌收紧,我的东西成棍状落在她手中。我咽了口唾沫,说:「没骗你吧?」
  她轻咬着唇,嘤声说:「一般。」手却忍不住悄悄的揉动。我将她身子搂紧,两人静静依偎着,望着湖面。看
上去,我和她再普通不过,和湖边的每一对情侣一样,规规矩矩地搂坐在椅子上。而实际上,她却在替我手淫。
  我在她耳边吹了口气:「蓉姐,你好流氓哦。」她弄了半日,正有些手酸,忽然放弃了,并在将手拿开前,狠
狠地捏了一把。我痛叫一声,她吃吃笑,身子防备地离开我些,手护在身前,靠近不得。
  我像是生气了似的,起身离开,忽然绕到椅子后面。一扯她的长发,她的脸仰面朝天,从后面看去,五官均匀,
搭配间,有股说不出清丽,我对着她的嘴惩罚地重重吻下,下巴碰在她的鼻尖,脖子盖住了她的眼。
  她只来得及叫了半声:「啊-!」唇被我狠狠摄取。一会儿,她的手柳条儿似的攀上来,圈住了我的脖子,这
种接吻的姿势分外刺激。她的下身翻转,没东西挨着,骚痒难耐地轻轻扭动。
  我欲火腾升,忽挣出来,绕回前面,在她膝盖跪下,仰视着她,手放在她柔松的腿儿上,喘着粗气:「蓉姐。」
放在她腿上的手直打颤,眼儿似火烧。
  蓉姐娇喘着,酥胸起伏,眼神迷离,浑身无力似的看着我。一时间,我们俩谁都知道对方想要的是什么。
  我抑制不住地将脸埋在她两腿间,迷醉而疯狂地,拼命呼吸着她腿间的热气和芬芳。两手圈搂着她的后腰下方。
感觉自己像个孩子,扒在了母亲怀里。她一双手落在我头上,轻轻抚摸。
  忽然,一个更加疯狂的念头闯进我脑中,我掀开她的裙底,头钻进去,全是赤裸脂腻的大腿,裙衣蒙住了头和
后背,昏天暗地,只顾在里头亲吻着。
  蓉姐低叫了半声:「天-!」手隔着裙衣按着我的脑袋,两腿不住打颤。
  我将她双腿分开,脑袋往她阴部探去,脸颊挨擦着她大腿的内侧肌肤,嫩滑火烫,鼻子碰到她的内裤,伸了舌
头试着一舔,她的蕾丝薄裤已湿透了。
  手伸进去,拉扯着她的内裤,她的屁股轻抬,撕扯间,内裤已被拉出到她的两只大腿上,一会儿又被我褪下来,
塞进了口袋。
  她的屁股被我拉到椅子边缘,斜斜躺着,裙衣铺展,两腿大张,而我脑袋在她腿间舔拱。她的阴部毛儿稀少,
长毛的地方,也是肌肤热蠕蠕的触感,阴唇柔嫩而不规则,似有无数小嫩肉片儿,湿淋淋的淫糜不堪。
  只觉她两腿一直在微微颤动,呻吟声断断续续,像个受了伤而忍受不了疼痛的人。忽然,她的手紧按住我的头,
不让动弹,压低嗓子:「有人!」扯开裙角,掩了掩。
  听得脚步杂碎,有几个人从椅子背后的小道路过,有人轻笑,不知是否嘲笑我们。不过,晚上光线昏暗,有椅
背挡着,从走道上,应该看不见我们的情状。
  定定的停了半响,我在里头闷热得难受,脚步声一远,我「呼」的一下,从底下钻出来,外头空气清新,扑面
而来,感觉似从另一个世界回来般,大口地喘着气。
  蓉姐软瘫在椅子上,酥胸剧烈起伏,斜望着我,像沙滩上干渴的鱼,微张着嘴儿,样子极为诱人。
  我将她搂坐到腿上,一边悄悄扯下短裤,一边拉着她的手往下,递给她一样东西,在她耳边低声说:「蓉姐,
这个交给你了。」我的东西在她小手中热突突地奔腾。
  蓉姐轻咬着唇瓣,嘴里说:「不稀罕。」脸却往我怀里拱。我将她稍稍推起一些,掀起她的裙衣,落回来,裙
衣盖住了我和她大腿,我的小弟和她的小妹赤裸相见,她光滑细嫩的后股贴在我阴毛茂盛的下腹。我们就这样坐了
一会,小弟直通通一根,贴在她细嫩的阴唇上,被淋湿了一身。我和她拥坐着,眼望湖面,似乎看谁会先忍不住。
  身后又有一大群人走过,像是一个班级的进修生,年纪都不小,语声喧哗,脚步糟杂,我的东西竟忍不住在此
时跳了跳,手不由伸下去,托高她的股儿,用一根手指将小弟勾到穴口,暖融融的插了进去。而人群,像过了一阵
风似的,也远了。
  她的阴道不是很紧,却娇嫩无比。东西进去的一瞬间,像冰棍进了溶洞,就要融化了一般,畅美难言。蓉姐的
身子沉下来,东西到了尽头,一会又浮上去,我的下体压力一轻,底下凉飕飕的空空的感觉,落下来,先是腿越来
越重,接着是东西忽悠悠的直升上去,乘风破浪,最后她的后股在我的下腹间一挤,松嫩的肉沉沉地往两边撇开,
周而复始,动作虽不激烈,却十分销魂。
  蓉姐不像一些未经人事的女孩,沉甸甸的坐实在人怀中,所以抱着一点也不吃力。她比我想象中的要轻,要娇
小,虽不比我矮多少,在怀中婉转承欢,如耍小儿,别有奇趣。
  这一夜,在莫名湖边,我和蓉姐一直消停到夜里两点,才送她回去。此后断断续续,通了一些电话。但她却一
直不肯再出来。直到一个月后的一天,我忽然接到一个她的电话。
  我说:「蓉姐,你好么?」
  她说:「不好。」
  我关心地说:「怎么了?」
  她说:「他今天回来了,也不管我愿意不愿意,要了三次。」
  她又说:「他一点都不心疼我。」
  我说:「唉,怎么能这样。」
  她说:「完了,他收拾东西就走了,去了南京。」
  她语带哭腔:「我感觉自己像个泄欲工具。」
  我安慰她:「男人忍久了,有时会这样,你别伤心啊,这说明他在外边没有乱来嘛。」
  她哭着说:「不是,他不爱我了。以前他不是这样,我能感觉到。」
  我说:「别胡思乱想啊。」
  她静了半响,忽然说:「我想你。」
  我心一跳,热乎乎的:「宝贝,我也想你。怕影响你的生活,一直没敢找你。」
  她说:「你会爱我么?」
  我柔情荡漾,一点也不嫌肉麻:「你是我生命中最珍惜的宝贝。我一直怀着感激之心,上天能让我认识你。」
  她说:「――――我想见你。」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