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8180

           第二十六章沉莹的危机

  带着保镖,我来到四季酒店,这里就是丛娜举办舞会的地方,是我推荐给丛娜的。

  来到酒店大堂,经理就上前对我问候,作为一家全球知名的豪华酒店和梦中剧情发生的重要地点,我早就让人收购了一部分酒店的股份,好让我能够方便的进行计划。

  这个经理就是知道我股东身份的一个人,而且我也故意让丛娜知道我的股东身份,好让她对我更加用心。

  「陆先生,您好!已经为您准备好了休息的套房,舞会的一切也都安排好了,丛娜小姐已经先到会场实地察看过了,我已经在场地的边上为陆先生准备了一间休息间,方便陆先生和丛娜小姐累了以后休息!」

 …理恭敬地为我介绍着。

  我满意的点点头,示意他带路,经理便带我从特别通道,直接到了特别为我准备的休息间。

  我看了一下,非常满意,正面是一大块单面玻璃,从外面看就是普通的哑光镜面幕墙,但从里面看出去能清楚的看清整个舞池,完全没有死角。

  房间也布置的非常豪华,真皮沙发,酒柜吧台,房间里还有一间带浴室的客房,可以说根本就是一间豪华套房。

  我满意的点点头,对经理说道:「做的很好,我很满意,帮我通知丛娜,就告诉她我已经到了。在房间里等她!」

 …理鞠躬称「是」,退出房间并为我关上了房门。

  我让保镖都出去,保镖很自觉的形成保护态势,两个守门,两个守着电梯,还有两个站在沙发后守着。

  我走到沙发坐下,拿起茶几上的房卡,看了房间号知道是顶楼的总统套房。
  我把房卡随手扔回茶几,吩咐助理为我倒了一杯红酒,然后坐在沙发上看着大玻璃墙外面的舞会场地,思索着待会与沉莹的初次见面会不会露出马脚。
  人渐渐多了起来,大约有三十多人,里面我也看见了好些个在丛娜的会所里曾经见过的男女,那个黑人外教也在,还和另外两个黑鬼鬼鬼祟祟的坐在角落说着话。

  过了一会,我看见丛娜带着沉莹从外面进来,经理也跟在一边说着话,还指了指我房间的位置。

  等经理走开后,丛娜对沉莹说了几句,沉莹一开始摇头,后来丛娜又说了些后点头同意,两个人便朝我的方向走来。

 〈得出丛娜和沉莹很受欢迎,一路上好几个男人都上前和她们说着话,那个黑鬼也不例外,上前拦下她们说着话,看得出沉莹认识黑鬼,还很高兴的样子,三个人还聊了一会。

  接着丛娜就带着沉莹来到门口,保镖见到丛娜便通知了我,然后打开房门让两人进来。

  丛娜拉着沉莹走进房间,我早就站在客厅里等着她们了。

  丛娜见到我,先是笑着主动上前和我拥抱了一下,然后我们面贴面的来了个贴面礼。

  丛娜开心的拉过沉莹对我介绍道:「陆大哥,这就是我说过的那个比我漂亮还高学历,博士毕业的好姐妹沉莹,这下你不会再怀疑我是说大话骗你了吧!」
  转过头,丛娜对沉莹说道:「小莹,这就是你表哥怀疑我出轨的对象,陆平等陆大哥,今天我就介绍你们认识,让你直接看看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沉莹尴尬的冲我笑了一下对丛娜抱怨道:「丛娜姐,你胡说什么呀,什么出轨,让人听了多不好意思!」

  我呵呵笑道:「没关系,我知道娜娜是开玩笑的。」

  沉莹听我叫丛娜叫的亲密,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我,我大方的说道:「不好意思,可能是因为我国外待了很多年的关系,性格和生活上偏向西方人,已经没有了东方人的含蓄了,喜欢就是喜欢,不过自从知道娜娜已经结婚并且生活的很幸福,我就没了追求的想法。最近听娜娜提起她的先生怀疑我和娜娜的关系,在这里我为我的行为造成娜娜和她先生的不和表示歉意,我可以向上帝发誓,我和娜娜只是好朋友,希望沉小姐可以向娜娜的先生说明!我不希望因为我的原因,让他们之间有误会!」

  沉莹听了我的话,露出高兴的笑容,点头回应道:「好的,陆先生,我相信你说的那些话,我更相信丛娜姐的为人,我会和表哥转达你的话,不会让他们之间存在误会!」

  丛娜在一边故意娇嗔道:「哟,你们两个倒是挺默契的嘛,都不用我多介绍就已经熟的可以替我转达歉意了!那要是让你们多认识几次,是不是建新也要吃醋怀疑你们了!」

  我故意一愣,只听沉莹嗔怪的对丛娜说道:「丛娜姐,瞎说什么呢?」
  我疑惑的问道:「建新?是赵建新吗?」

  丛娜笑着回答道:「是啊!没想到吧!这位就是你的高级助理赵建新的妻子,也是我的好姐妹,她和我老公是表兄妹的关系,所以我们其实是一家人!」
  沉莹尴尬的冲我笑一笑,我呵呵笑道:「没想到世界会那么小,赵建新居然就是沉小姐的老公,建新来了没有?我一定要好好说说他,居然家里藏着一位那么漂亮能干的美娇娘!」

  沉莹脸红红的没说话,丛娜开口笑道:「还不是因为你给建新太多工作了,今天他也要加班,怎么能陪沉莹来舞会呢!」

  沉莹听了丛娜的话,轻轻推了她一下,对我歉意的说道:「陆先生,你别听丛娜的,建新本来就不喜欢参加舞会,所以才没来!不是因为工作忙的原因!」
  我呵呵笑了起来,笑着说道:「我知道娜娜是开玩笑的,沉小姐不用解释的。而且建新这个人很能干,很能帮的上我的忙,现在物流公司的事情基本就是交给他独当一面了,他的工作能力我很满意!」

  沉莹听了我的话,很开心的露出笑脸,我趁机邀请她和丛娜坐下,接下来就是随意的聊天,我尽量表现出自己的博学和风趣,气氛可以说是非常不错,一直到舞会开始,丛娜和沉莹才告辞离开。

  我就这样坐在房间里看着丛娜在舞会上来回穿梭着招呼客人,看着沉莹被人邀请着跳了好几次舞。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丛娜从房间里的特别通道里走了出来。

  走到我背后,丛娜搂住我,胸前的那对巨乳枕在我脑后,脑袋凑到我脸旁吻了我一下,顺着我的目光看去,正好看见沉莹正和那个黑鬼外教聊着天。

  丛娜呵呵笑着对我说道:「怎么样,是不是很迷人,真希望早点看见沉莹被你搞的像狗一样!」

  我呵呵轻笑,头也不回的说道:「沉莹对我的感觉怎么样?」

  丛娜笑道:「很不错呢,说你人风趣,又有风度,而且也没有那种有钱人的傲慢!」

  我点点头,吩咐丛娜道:「沉莹我很满意,我会得到她的,我想要不了多久就可以了,当然这需要你的协助,事成之后我会为你准备一份满意的礼物!」
  丛娜故意娇嗔道:「陆大哥是不是看上她就不再喜欢我了,这样我可不答应的,我情愿便宜别人去!」

  我不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丛娜,丛娜被我冰冷的目光看的浑身不自在,讷讷的说道:「陆大哥,我是开玩笑的,我一定会帮你把沉莹搞到手的!」

  我轻轻「嗯!」

  了一声,转过头不再看着丛娜,拍拍身边的空位示意丛娜坐过来。

  丛娜听话的坐到我身边,主动趴在我身上,掏出鸡巴开始为我口交起来。
  这时外面的沉莹和黑鬼助教去跳舞了,我忍着不舒服假意问丛娜道:「那个黑鬼是什么人,好像和沉莹很熟悉!」

  丛娜吐出嘴里的鸡巴说道:「是我们以前大学里的外教,教英语的!」
  我语气平静的继续问道:「上次在会所也见到过他,你和他很熟吗?」
  丛娜语气一滞,轻声说道:「还可以,以前他帮我补过英语!」

  我不置可否的「嗯!」

  了一声,然后也不说话,就是看着外面。

  丛娜见我不说话,便含住龟头,继续为我服务起来。

  我闭上眼睛,享受着丛娜的口舌服务,思索着接下来的情节。

  梦中我知道了沉莹曾经被这个黑鬼外教伙同两个朋友合伙轮奸了沉莹,但是沉莹不但没有告诉我,反而隐瞒了一切,只是不再参加舞会。

  当时我还觉得高兴,毕竟我也不是很喜欢自己老婆老是和别的男人跳舞消遣,现在看来沉莹后来对赖俊的妥协就是始于这次的轮奸。

  对我来说,沉莹是纯洁的,但是沉莹自己知道,她早就被人玷污了一切,包括我从来没有碰过的肛门处女地。

  所以在遇到赖俊的强暴和拍下视频威胁的时候,沉莹才会再次妥协,选择隐瞒我,自己想办法解决一切。

  也就是这个决定,造成了后来的一切,可以说悲剧的发生就是始于这个黑鬼,不对,应该说始于丛娜,想到这里,我突然睁开眼睛厉声问道:「你有没有和那个黑鬼说过要他对付沉莹的话!」

  丛娜一颤,停下动作抬头看着我,我眼神冰冷,重复了一遍,看着丛娜道:「从你对我说出要帮我得到沉莹的时候开始,所有的一切都只能在我的掌控下进行,我不希望有任何的变故。你明白吗?」

  我的强大的精神压迫对丛娜造成了极大的压力,丛娜低着头小声解释道:「陆大哥,你别生气,我承认以前和杰森,就是那个黑人外教说过一些关于沉莹的事情,也提出过有机会帮他得到沉莹,但是那时候我还不认识陆大哥你。自从跟了陆大哥以后,我就再没和他说过这种话,我现在真的是全力在帮陆大哥得到沉莹,陆大哥你相信我。我会警告杰森,让他不要再接近沉莹,而且以后我也不会让他再参加舞会了!」

  我冷哼一声,不再说话,转头看向外面的舞池,丛娜缓过神,畏惧的看着我,半响后重新含住鸡巴为我口交起来。

  我四下扫了一眼舞池,发现沉莹不见了,那个黑鬼外教和另外两个黑人也没了踪影,突然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我一下站起身,丛娜措不及防被我撞倒,跌坐在地上。

  丛娜「啊!」

  的呼痛,刚想开口问我,我已经招呼保镖进来了。

  丛娜不明所以,我吩咐保镖道:「去找经理,看看刚才舞池里的沉小姐和三个黑鬼哪里去了!」

  丛娜惊呼一声,起身看向外面,半响她掏出手机打了几个电话,然后脸色难看的对我说道:「陆大哥,沉莹和杰森的电话都关机了!」

  我扫了她一眼,冷冷说道:「沉莹是你给我的礼物,如果我还没拆包装前就被人拆烂了,你说这个礼物还能值钱吗?」

  丛娜脸色很难看,思索了一会道:「如果沉莹要走一定会告诉我,现在不见了肯定不是自愿离开的,杰森一定是用了什么办法让沉莹没办法反抗,他们目标太明显,带着沉莹走不出宾馆就会被人发现,所以肯定是先开好房间,然后带着沉莹直接去房间。」

  这时酒店经理匆匆赶到,对我躬身行礼后说道:「陆先生,我刚才查了监控,发现那位沉小姐十五分钟前被三个黑人扶着直接坐电梯到了十八搂,我查了一下淄登记,其中一个人一小时以前在服务台登记入住了1816号房。这是房间的房卡!」

 …理说完递上一张房卡。

  我满意的点点头说道:「下次董事会我会提名你出任新一届的酒店管理委员会委员。」

 …理激动的连连向我鞠躬,我不以为意的转头吩咐保镖道:「派人处理一下!我十分钟后上去!」

  保镖接过房卡,躬身离开,我重新坐下,对丛娜说道:「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

  丛娜神色不安的一下跪在我面前抱着我的腿哀声说道:「陆大哥,这次是我疏忽了,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你想怎么惩罚我都行,我以后会加倍伺候好陆大哥的。」

  说完急急忙忙的掏出我的鸡巴,卖力的为我深喉口交,就算被顶到咽喉难受的反胃也不敢吐出来。

  我就这样任由丛娜卖力的口交,直到保镖下来告诉我一切都处理好了,我才轻轻呼出一口气,对丛娜澹澹的说道:「可以了,跟我上去!」

  说罢站起身,看了一眼局促喘气的丛娜道:「不能再有下一次了!」

  说完也不理丛娜,迈步往电梯走去。

  丛娜听了我的话,人明显放轻松了,连忙跟上我。

  我在保镖的引导下来到了1816号房间,一进门就看到跌落在地上的摄像机,三脚架等拍摄工具,地上还有一点血迹,想来是保镖制服那三个黑鬼的时候下手比较重。

  我往床上看去,只见沉莹正盖着被子昏睡在床上,我掀起被子一看,沉莹的晚礼服已经被撕得破烂,只能勉强遮挡着身上的春光,大片的肌肤都暴露在空气中,尤其是大腿更是整个暴露出来,直接露出最里面的丁字裤。

  我心里的怒气险些压制不住爆发开来,但是想到身边的丛娜,为了不引起她的怀疑,我压下怒火澹澹的吩咐道:「那几个黑鬼处理一下后通知王局长,告诉他我要让他们在中国监狱里捡肥皂。找人去他们国家的大使馆,我不管用多少钱,我要他们无法引渡回国。」

  我转头看向丛娜,继续吩咐道:「你跟他们去处理黑鬼的事情,让那几个黑鬼把事情的起因进过都交代出来,录下来给我,我待会有用!」

  丛娜疑惑的看着我,我上前轻抚昏睡中的沉莹的脸庞道:「这么好的机会,如果不能让沉莹知道我是怎么救得她,她怎么能死心塌地的对我献出一切!」
  丛娜先是一愣,接着露出一个兴奋的眼神,狠狠看了沉莹一眼,接着转身带着保镖去处理黑鬼了!我就这样静静的搂着沉莹,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丛娜拿着摄像机回到房间,我接过摄像机看着丛娜,丛娜脸上带着异样的潮红,好像刚刚宣泄过一样。

  丛娜兴奋的说道:「陆大哥,我都处理好了,人已经让王局长派人带走了,他让我告诉你只要大使馆不提出抗议,这几个黑鬼你想让他们捡肥皂多久都可以。」
  我点点头,看了一眼丛娜后,视线回到沉莹身上,丛娜见状,小声嘀咕了一句后对我说道:「陆大哥,我先走了,你慢慢享用沉莹这道大餐吧,沉莹的手机我先拿着,待会我给赵建新发一条消息,告诉他我们喝醉了,晚上都不回家在酒店睡了。」

  见我没理她,丛娜不满的对我撒娇道:「陆大哥,你得到沉莹后可不能忘我呀,小妹现在已经离不开陆大哥你了,而且沉莹这种女人你越当她是宝,她越不会看中你,就像那个赵建兴,当沉莹宝贝一样,沉莹还不是经常抱怨他。我太了解沉莹了,你越是看轻她,当她是能随便玩的玩具,她反而越是害怕,会不由自主的配合你。」

  我没有回答丛娜的话,只是挥手让她离开,丛娜明显不满,但是又不敢发作,等丛娜开门准备离开时我开口道:「上次你说喜欢宝马X6,明天我会让人订好通知你的,这次虽然差点发生意外,不过结果我还是满意的,这辆车就当作给你的奖励。既然沉莹已经到手了,你和你老公趁早离了吧,我不喜欢你再和别的男人接触!」

  丛娜先是一喜,接着静下来思索了一下道:「陆大哥,我知道了,等沉莹彻底被你掌控后,我就离婚。我先走了,你慢慢享受吧!」

  说完丛娜关上房门离开了!我心里想着刚才丛娜的话,不由得叹息想到,最了解你的人永远是你的敌人这句话真没说错。

  丛娜看沉莹看的很准,梦里发生的一切早就清楚的表明了,我对沉莹如珠如宝似得照顾,深怕惹她生气,结果却得到她的隐瞒背叛。

  虽然沉莹的本意是好的,但是事实上沉莹确实背叛了我们的婚姻。

  沉莹为了保住自己那无谓的尊严,她情愿和赖俊这个无耻的装修工人苟合,任由他在自己身体上发泄兽欲,迎合他变态的情欲也不愿意对我坦白,可以说一切的一切就是源于沉莹的自私。

  我就这样一直站在窗前,看着窗外黑漆漆的夜空,从玻璃窗的反射中可以看出我眼神里的冰冷和挣扎。

  到了这一步,我有信心能唤醒沉莹的记忆,但是真的到了这一步,我反而犹豫了。

  我不知道结果究竟是好还是坏,毕竟现在的沉莹由于我比梦中更加出色,更加的强势,我们的婚姻关系反而更和谐了,我不知道唤醒沉莹后能不能维持这种和谐的关系。

  思索了良久,我叹了口气,下定决心还是要唤起沉莹的记忆,毕竟现在的我,已经无法回到过去了,晨是我无法舍弃的人。

 ■定后,我整个人都轻松了,这时身后传来沉莹的低声呻吟!「嗯,头好疼,我在哪里?」

  我回过身,看着沉莹迷迷煳煳的坐起身,盖在身上的薄被滑落,露出身上被扯烂的晚礼服,胸前两个乳球大半都裸露在外面。

  突然沉莹发现了自己的状况,她「啊!」

  的尖叫一声,扯起被子盖住自己,看着我怒斥道:「你,你,你无耻!我要告你!溷蛋!」

  我苦笑一声,走到床边,恢复本来声音轻声说道:「老婆,别紧张,是我!」
  说完我拿下面具,露出我的本来面目。

  沉莹听了我的话,开口怒斥道:「谁是你老~~~~!」

  话还没说完就愣住了,呆呆的看着我,半响才疑惑的看看四周,又拉开被子看看自己狼狈的样子,傻傻的说道:「老公,你怎么在这里?拍戏吗?」

  我走上前,心疼的搂着沉莹,小声说道:「如果我今天不来,你就真的要被人在这里拍床戏了!」

  说完我打开电视机,把刚才丛娜拿来的片子放了出来。

  画面里三个全身赤裸,被打的鼻青脸肿的黑人正一个个跪在地上述说着自己是如何看上沉莹,如何下药,又是如何准备在房间里轮奸沉莹并拍下视频好用作威胁沉莹不报警的道具。

  听了视频里黑鬼的述说,沉莹吓得花容失色,蜷缩在我怀里瑟瑟发抖,后怕的哭了出来!我心疼的安慰着沉莹,轻轻拍打她的后背来舒缓沉莹的情绪,过了好一会沉莹终于平复了情绪,抬头看着我说道:「老公,你怎么会来这里的,还带着你老板的面具!」

  我眼神凝重的看着沉莹的双眼低声说道:「我就是陆平等,陆平等就是我!」
  沉莹一愣,下意识的问道:「什么?你说什么?」

  我又重复了一边,沉莹才呆呆的喃喃自语道:「你就是陆平等,那个收购物流公司的陆平等!」

  我开始把一起都告诉沉莹,从我新婚夜那晚的噩梦到醒来后定下计划拯救沉莹,一直说到今天发现黑鬼外教和她突然不见想起梦里看到的轮奸视频后安排人救下了她。

  一切的一切把沉莹说的是呆呆的愣在当场,不由自主的随着我的述说在脑海里重新经历了一次噩梦般的历程。

  只见沉莹眼神空洞,浑身颤抖,冷汗如雨的留下,最后更是「啊!」

  的一声大叫,接着就昏倒在我的怀里。

  我抱起沉莹来到卫生间,为她脱去衣物,放了一缸热水为她洗去身上的汗水顺便放松身体,接着我为沉莹擦干身体后重新抱回床上拉好被子盖好。

  做完这一切,我就抱着沉莹静静躺在床上。

  做了那么多事情,终于到了这最重要的时刻,等沉莹回忆起一切后我们就可以准备对丛娜最后的报复计划。

  想着这段时间的种种,我心里百感交集,看着沉莹平静下来的脸庞,我轻轻吻了一下。

  这时沉莹突然睁开了眼睛,我被吓了一跳,本能的往后躲开。

  沉莹伸出手,搂住我逃开的脑袋凑了上来吻住我的嘴,热情的表达她此时心里的激动。

  良久,直到我感到呼吸急促喘不上气的时候才不舍得与我分开,接着沉莹满含情意和歉意的对我说了一句话。

  「老公,对不起!」

  说完紧紧搂住我,好像我下一秒就会离开她似得。

  我伸出手搂住沉莹,轻声说道:「老婆,噩梦已经过去了,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

  沉莹轻轻「嗯!」

  了一声,闭着眼靠在我怀里。

  时间过了不知多久,沉莹起身看着我,我问道:「怎么了?」

  沉莹咬着牙,沉吟了一会问道:「镇馨怎么办?你们~~~!」

  我摇摇头,轻声说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唤醒镇馨的记忆,她不像你,如果要唤醒她的记忆,那么就要让你的悲剧再次发生,到最后和赖俊搏斗的时候可能才有机会唤醒她,但是我不可能让你再次经历那噩梦般的一切,所以我和镇馨也就没有未来了,就让她好好生活吧,我会当她是妹妹一样的照顾她,让她快快乐乐的幸福一生。」

  说道这我语气低沉。

  沉莹听了我的话,紧紧搂住我,流下了眼泪说道:「老公,你去找镇馨吧,我不介意你和她在一起的,我愿意当你的情人,一辈子陪着你,你是属于她的!」
  我无奈的笑了笑说道:「我也已经变了,我老实告诉你,我还有一个女人。」
  在沉莹惊讶的眼神中,我把晨的一切告诉了沉莹。

  沉莹听后没有生气,甚至有点开心的说道:「老公,你真伟大,我以你为荣!」
  然后沉莹调皮的说道:「那以后我应该叫晨姐姐了吧!」

  我呵呵笑了声说道:「等我们报了仇,我们就一起去国外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到时候你们自己讨论吧!」

  说道报仇,沉莹一下坐了起来,看着我严肃的问道:「老公,我们待会就揭穿丛娜的真面目,然后报警抓她!」

  我看着沉莹,低声说道:「李彬旭怎么办?」

  沉莹一下愣住了,我无奈一笑道:「如果那么简单,我早就报警抓她了,可是我不得不考虑李彬旭的感受。如果让他知道了自己的老婆为了报复自己的妹妹才愿意和自己结婚,而且还和好几个男人有关系,还组织参加淫乱派对,你能想象李彬旭知道真相后会是什么反映吗?」

  沉莹沉默不语,我继续说道:「我们现在只能暂时按兵不动,丛娜已经答应我在你被我占有以后会找机会和李彬旭离婚,相比李彬旭知道真相后的痛苦,我想离婚的伤害应该小很多。」

  沉莹叹了一口气道:「也只能这样了,还好他们还没有孩子,希望李彬旭和丛娜离婚以后能遇到一个值得他爱的女人。」

  我和沉莹两人都不说话,只是紧紧的拥抱着对方,过了好一会,沉莹开口说道:「老公,待会你把摄像机装好,我们演场好戏给丛娜看,好让她彻底相信我已经被你抓住了把柄,这样她应该就可以放心了。只有眷让丛娜和李彬旭离婚我才能安心。」

  说完沉莹对我说出了她的计划。

  我听完沉莹的计划,震惊的看着她,沉莹眼神坚定的对我说道:「老公,为了早日让丛娜得到应有的惩罚,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答应我好吗?」

  见沉莹如此坚定,我点点头,起身戴上陆先生的面具,准备好摄像机后,向沉莹走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