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姐是我所在的那個公司的老板娘,平時她是從來不過來的,只有發工資的那兩天會過來一下,我這樣說你可能明白我所在的這家公司只是一個小公司,夫妻店的那種。

第一次看到李姐,同事說,這就是老板娘。我恭敬地叫了一聲:李姐。

她擡起頭來看了我一眼,我剛從大學畢業,還是體育生,我的最好成績就是百米跑十一秒三。當然我的身材可能給李姐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後來我上了她的床也是最初的好印象所至吧。

李姐擡起頭來看我時,她正坐在辦公桌前,我站在一旁,因為她的衣服是那種低胸的,所以我可以看見她的乳房,當然那只是一種若隱若現的一種風景。這還是給了我一種無法言說的誘惑。我可以感受到我下面的勃起了,我的臉紅了。

李姐看我臉紅了,笑了,她仿佛什麼都明白似的。她說:小范,還沒女朋友吧。

我說:還沒呢。

李姐笑了,是那種寬容的笑。 我第一次發現李姐的身材十分好,特別是兩個乳房特別豐滿,簡直讓人一看就有一種性沖動。我們老板是一個肥胖高大的中年人,讓人一看就是一個北方人,事實上她的確是一些個北方人,在這裡我就不透露他是哪裡人了。在廣州這個城市如果沒有一點關系想要發點小財幾乎是不可能的,老板就是靠著他老婆的關系才能開公司賺到錢。

我根本沒有想到在兩個星期以後李姐會打電話給我,那天晚上我剛剛回到自己的宿捨,我是一個人租了一個一室一廳的房子來住的。手機響了起來,我接了,只聽到一個女人的聲音,聲音很小,還有點好聽,可是我的確沒聽出來是誰。

那個女人的聲音說:小范嗎?

是啊。我說,同時我還有些奇怪,是誰啊,怎麼還知道我的名字啊。知道我叫范磊。我還沒來得及說什麼。

小范,我是你李姐啊。

我楞了兩秒鍾,馬上明白了是誰,原來是老板娘,我立刻想到那豐滿乳房,那深深的乳溝,想到我雄起狀態的陰莖。我說:李姐啊,你好,你好。

說實話我有點吃驚,我沒想到老板娘會打電話給我,雖然我知道自己長得算是帥一點,可那也只是對小女孩有吸引力,而老板娘最少也有三十歲到三十五歲了。

老板娘說:小范,現在吃飯了嗎?

時間已經是晚上的九點鍾了,我肯定是已經吃過飯了,不過是六點的時候吃的飯現在已經有點餓了,廣州人還有吃宵夜的習慣。現在這個時間正是吃宵夜的時間,老板娘可能會請我吃宵夜吧。

果然老板娘下一句話就是:現在出來吃飯吧。

我說:我現在已經回到宿捨了,要不下次吧。

李姐說:你在哪裡,我過來接你。

我說了地址,李姐二十分鍾後開著車過來了,我等在路口,李姐打開車門我進去。其實我當時心裡還有點忐忑不安,我在想不知道今晚出去會發生什麼事。當我坐在李姐的車上時我還在想坐車就是爽啊,什麼時候有錢了也要自己開著車上班就爽了。最好不要象現在這樣每天坐公交車去上班,人多的要命。

我很奇怪廣州上班時間為什麼公交車上那麼多人啊,天涯有沒有廣州上班坐公交車的朋友?有沒有我這種體驗,上班坐公交真是難受啊。

我細細看李姐,我沒想到李姐穿了一件超短裙,李姐年齡也三十到三十五之間了,如果我要說一句實在話,李姐這個年齡真的不適合穿超短裙了,可是人家李姐有這個自信,我也不能打擊人家啊。

李姐一邊開著車一邊跟著說著話,我心思卻沒在這兒,我想到我們老總,曾總,想到曾總每天晚上就是同李姐在一起做愛時會是一種生活情形。曾總是一個高高胖胖的北方人,身高也有一米八幾,一付高大威猛的樣子。李姐卻是那種廣東女人,個子不高,身材保持的很好,該胖的地方真是胖啊,乳房啊,屁股啊,看到都有一種想要的性沖動。腰卻細細的,讓人一把就可以握住。

李姐說:小范,在想什麼呢?

我說:沒有,沒想什麼。我說時臉一紅,說句實話對著李姐我還真有些緊張。一是她是老板娘,我的飯碗可在人家手裡握著呢。現在找一份工作也不容易啊,現在報紙都說了又有多少畢業生沒找到工作,三個月找不到工作還可以有什麼最低生活保障。我又怕老板,老板如果知道我現在,在深夜裡九點多還跟他老婆在一起,不知道會不會把我吃了。

哎,不管那麼多了。

李姐停好車,我跟著她進去。當我跟李姐走在一排時,我發現其實我跟李姐的高度還是蠻配的,其實我不高,我是跑百米的,身高一米七三。李姐大約也有一米六左右的樣子,因為保養的好,看起來皮膚還蠻好的,不是很白,是那種有點黑卻很干淨的樣子。我喜歡干淨的女人。

這個時間吃飯的人蠻多,這就是廣東人所謂的夜生活吧。我們進來時根本沒有人注意到。大家都顧著吃自己的東西和自己的朋友說話,誰有那個閒心來管別人的事,又不認識。

李姐叫來的東西是那些粥啊,湯啊之類的,還叫了一些蝦之類。李姐說:多說點,這東西很補的。那些湯之類的都有一種藥材的味道,中藥。我從小身體不好常

生病,老爸是個鄉村醫生每次都是搞一些中藥煮了給我吃,我實在吃夠了。也許正是因為我身體不好,後來老爸讓我練體育吧,沒想到我從小跑得快,竟然憑著體育成績也上了大學。

李姐一邊喝著湯,一邊看我吃的只皺眉頭。她只是笑。我還是恭敬地叫著李姐,李姐問我一些問題,多大啦,有沒女朋友啊,家是哪裡的啊。我一一作答。吃飯吃了大約一個多小時,我一個大男人還真不習慣這種慢慢吞吞的吃法。平時我吃飯都是三下五除二很快吃光了。可是現在卻坐在這裡喝著些湯吃著些稀粥簡直是受罪。早知道這樣就不出來了,我心裡還在想著這個問題。

如果你以為那一次肯定是晚上李姐同我上了床那麼你就大錯特錯了,這只是一個開始,李姐跟我交往的開始。那天晚上吃完飯之後李姐開著車把我送回去,送到我住的地方她就開著車走了,她根本沒有說要上去坐一下,我也不好意思邀請她上去坐一下,因為一個人在廣州,收入也不高,租的房子也很簡陋,實在讓我有些自卑啊。

我進了自己的房間坐在床上還在想:今天到底怎麼啦?李姐為什麼會請我去吃飯,吃了飯還什麼事也沒做。真是讓我莫名其妙。

二十二歲,我還是一個處男,在大學時我們宿捨那些同學最喜歡在網上下一些A片來看,看完之後就想著去找女朋友發洩。大學裡的女友談起來花錢那個象流水一樣,雖然我長得比較帥,可是在錢面前一比,我的帥也只能是屈居次位。沒有錢光帥有個屁用啊。我家是農村的,供我上大學已經是很吃力了,我可沒閒錢來談戀愛。

可是看過N部A片以後我成了一位真正的性愛理論大師,自以為掌握了男女之間全部的秘密。可是我同宿捨有個家夥卻說我:到現在連女人的結構還不了解。這完全是對我的汙蔑,女人的結構我還是知道的。不過真正的女人我卻一次也沒接觸過。

晚上我睡在床上想,如果李姐要同我發生一點什麼我也不反對的,畢竟我是男人,在這件事上男人不吃虧的。

第二天我到了公司我還在想,不知道老板會不會知道。當我看到老板時心裡還是虛虛的,這就是所謂的做賊心虛吧。雖然我只是跟李姐吃了一餐飯什麼事也沒做,可是這些事誰又能說得清呢?就算我說什麼也沒做別人信嗎?

我看著老板,老板跟平常一樣,笑的聲音很響亮,給人一種很豪放的感覺。他那種一如既往的笑讓我心裡多少能平靜一點。老板拍著我的肩膀說:不錯,小范,昨天編的版不錯,報紙這一段時間賣的不錯。

在寫字樓的十二樓的辦公室裡老板拍著我的肩膀說我做的不錯,我還是透露了我所做的工作,老板經常也會上網啊,不知道會不會對號入座。把這件事寫出來實在是一件很冒險的事兒啊。正如你所知我是一個小報編輯,我們公司是一家廣告公司,所做的業務就是制造一些文字垃圾然後賣出去。你如果生活在廣州你就會看到每一個報攤上那些多如牛毛的小報,其中就有一份是我們的。

我想肯定老板不會知道這件事的,李姐也不肯告訴他啊,生活中哪一個人都有故事的,就象老板和老板娘一樣,別人都以為他們的婚姻是幸福的,可事實也許不是那個樣子,據我所知道我們老板曾總就是一個好色的男人。他象每一個有錢的男人一樣只要有機會就不會放棄追逐女人。公司裡至少有三個女人同老板發生過這種關系,最可笑的是三個女人也是互相嫉妒,好象都想爭做老板的正房一樣,事實上老板是有正房的,最多給她們一個二奶的地位。就為這個二奶的地位她們也爭得頭破血流。

三個女人俨然把自己當成女主人了,公司裡什麼事兒就算老板不知道她們也會向老板告狀。公司裡的同事不但要防著老板還要防著三個女主人,那個累啊,真不是人干的。時刻把弦繃緊,一不小心就會被人賣了。

有好長一段時間我都沒有接到李姐的電話,我以為這件事就這麼算了,我也差不多忘了,畢竟這只是生活的一個小插曲。就在我差不多認為不會再有續集的時候李姐又一次打電話過來。當時我正在電腦前工作,那個時候正是中午休息時間,在中午的這段時間其實可以不工作,我在QQ裡面同人聊著天。

電話響了,聲音很大。辦公室裡的幾個同事都趴在桌子上睡著了,我不想吵醒他們,屋子裡信號不好,我走到靠窗的那間小房間裡去接電話。

“小范啊,在干嗎呢?”

我一聽就聽出來是李姐,我說:“李姐啊,有什麼事啊?”

“沒事就不能找你嗎?”

“當然能。”

“小范你會遊泳嗎?”李姐問。

“會啊。”我是河邊長大的怎麼可能不會遊泳呢?小時候可是天天在河裡泡著,為了遊泳挨了我爸多少次打啊。老爸就我這麼一個兒子,那條小河每天夏天都會帶走一兩個孩子的小生命,村裡的大人們都怕下一個會輪到自己的孩子。最好的辦法就是不讓孩子去河裡遊泳。可是我們這些男孩子都會偷偷去的。

李姐說:“下班我來接你,我們晚上去遊泳吧。”

我說:“哦,可是我沒有帶泳衣啊。”

李姐說:“這個你就不用操心了,到時候我會來接你的。”

那天下午我上班的時候老是再想晚上跟李姐去遊泳的事,不知道李姐穿著泳衣會是什麼樣子,李姐的身材看起來還是不錯的,特別是兩個巨乳讓我看到就有性沖動,不知道穿著泳衣的她會不會讓我流鼻血。

五點半下班時間到了,電話準時響起,李姐說:“小范你到五羊新城那個站牌下等我吧。我馬上就過來了。”

五羊新城站離我上班的地點不遠,走路只要五分鍾就可以到。我剛在那個站牌下站好,李姐來了。我坐車裡,坐在她身邊。李姐又換了一套衣服,不過還是超短裙,我發現李姐很愛穿超短裙。我聽人家說李姐的兒子已經三歲了,三歲的孩子母親李姐卻這樣熱衷穿超短裙這說明了什麼?

李姐的上身穿的是一個小背心,她的乳房鼓鼓的,象要把衣服撐破一樣,我可以豪不費力地看到她的乳溝。我發現我的身體又有了反應,陰莖已經處於勃起狀態,我動也不敢動一下。怕李姐發現。

李姐象什麼都知道似的,笑了笑。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每次看到她的身體我都有性沖動。真是奇怪,可能也是李姐太誘人了吧。

泳衣是李姐為我賣的新的,有錢就是好啊,每天過得多麼逍遙啊,每天購購物玩一玩,還有時間去遊泳。在水裡我拉著李姐的手,李姐的手軟軟的好溫柔,穿著泳衣的我下面也鼓起來了。在岸邊李姐看著我鼓起的下體,她的眼神充滿了愛意。在水裡我發現李姐的泳技還是蠻好的,我就是那種野路子出來的。雖然我體育方面的確有特長,可那也只是在陸地上跑,而在水裡遊泳我卻是在小河裡玩玩的那種。

在水裡李姐遊到我身邊,借著水的掩護她一邊摸著我的身體,她摸到我的下面,輕輕的按了一下,我習慣性有些臉紅,畢竟我還是一個處男,哪裡經過這種招式。後來我也放開了,把手可以放在她的乳房上,這個地方我想了好久的,一直想感受一下她的柔軟的身體。

水在這裡成了兩個調情人的掩飾,在水裡身體都露出來,所以人也會變得開放起來,當我們赤裸著身體相對時才發現兩個人的心靈也可以這樣互相開放著的。我甚至潛到水下去撫摸李姐的大腿。看得出來李姐一點也不反對,相反她是很愉悅的,這讓我大受鼓舞。

我想我今晚大概可以睡到李姐了。

夜色已經悄悄的來臨,我們已經在水裡玩了兩個小時了,好象也有些累了,最重要的是有些餓了。李姐問我:小范,一起上去吃東西吧。

出了遊泳室我們去吃東西,因為玩得有些累了,吃得還有些多。吃東西的時候我的胃口也特別好,李姐好象也胃口蠻好的。餐廳裡的氣氛不錯,我看著李姐,她一邊喝著紅酒一邊看著我,我可以看出來她有些意亂情迷。

在紅酒的作用下,她的臉也變得紅紅的。這樣看起來也比較漂亮有女人味。餐廳裡還放著舒緩的薩克斯的音樂,有錢人真是好啊,一邊吃飯一邊聽著音樂。我油然而生的一種對金錢的渴望。將來有一天我也一定會有錢的,我要過有錢人的生活啊。金錢金錢,我愛你。

我和李姐都喝了一點紅酒,我喝酒是越喝臉越白,慘白,別人還以為我能喝,其實不是。當我的臉色變得慘白,李姐的臉紅紅的時候,我們就去前台開房間,我想李姐的應該是相當清醒的,她拿出錢包遞給我,並且說還有一張優惠卡要我去付賬。

我有些愕然,李姐說:本來這種事就是應該男人付賬的,女人也要面子的,小范你就假裝是你去付賬吧。

我想李姐一定是相當清醒的,我看她臉紅紅的還以為她喝醉酒了,差一點被女人的假象騙到。我開好房間付好賬之後把卡和錢包還給李姐,兩人進了四樓的房間。此刻我的大腦清醒異常,我根本就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理智是如此的清晰,只是我的情感仿佛已經是不再受我的控制了。

李姐說:我進去沖個涼。

廣東人喜歡把洗澡說成沖涼,當李姐進去的時候我坐在床上還在想,就這樣把自己交出去嗎?我有些不太確定,二十二歲,我的處男歲月就這樣結束嗎?那個時候我也想到了老板,想到了曾總,那個高大肥胖的老板,發起火來地動山搖。說句實話我還是有點怕。

我的心裡砰砰的跳,仿佛心要從嗓子裡跳出來一樣。我正在想這些的時候李姐已經出來了。

我說:這麼快。

我的語氣聽起來還相當平靜,我知道我都是裝的,還有酒精的作用。我摸了一下我的身體,身體好象處於睡眠狀態,不象我想象的那樣處於雄起狀態。我心裡有點慌,如果現在李姐想要我可怎麼辦?要知道我在這件事上可是一點經驗也沒有啊。我除了電視上看過女人的身體,還真的不清楚女人的結構。以前我還不承認,現在我不得不承認,我在性上還是相當無知的。

沒辦法,實踐出真知,我也是少實踐啊。

李姐說:進去洗一下吧。

她說的時候一邊把房間裡的電視打開,我進了洗澡間,關上房門。當熱水沖過我的身體,那種舒適的感覺讓我從酒精狀態慢慢醒過來,身體好象也有恢復的跡象。當我把淋浴露塗在身上時,我發現我的東西已經處於勃起狀態了。這讓我有了一點信心。還好。

我穿著一個三角內褲從洗澡間裡走出來時,李姐的臉從電視上調過來,她看著我裸露的身體,剛才我們在遊泳場還是這樣相對,所以雖然我有些緊張,但是還好也不是太慌亂。我竭力使自己看上去象個老手一樣,我走上前去輕輕一拉,李姐的睡袍打開了。

    我吃了一驚,裡面什麼也沒穿。本來我設想是的是還有乳罩內褲什麼的,可以讓我費一些周折才可以完全脫光她,可是我只是輕輕一拉她的睡袍就完全裸露著她的身體,李姐雖然已經三十幾了,可身材看起來一點也沒走形,相反卻有一種成熟女人的味道。這可能和她長期練瑜伽遊泳有關吧。

    我把李姐捕倒在床上,她好象也在等待著這一刻。李姐打開她的身體,我的YJ已經是處於勃起狀態,我有一種壓抑不住的沖動。我狠狠地揉捏著她的RF,她開始發出一種歡快的叫聲,我雖然還是一個處男,對於女人一點經驗也沒有,可是四年大學也不是白上的,看過上百部的A片,這可不是看著玩的,我完全是一種科學的態度,研究的心態來看。

    甚至我還問過同學,為什麼說AV女郎,什麼意思?同學說,這是ADULT VEDIO這兩個英文單詞的縮寫啊,成人影碟。我晃然大悟,真是長學問啊。

    當我進入李姐的身體之後,那種溫暖的感覺一下子鋪天蓋地而來,這和平時s淫完全是不同的體驗,很新奇很刺激。我簡直有一點受不了。

    李姐說:對,用力。

    我按李姐說的去做,可是感覺有點使不上勁兒的感覺。好象她的那個BB口生得也太下了,我進去之後身體也沒法活動。

    李姐的下面也已經完全處於潮濕狀態,多年以前的一個疑問在這一刻我才完全弄明白。我記得以前我在中篇小說選刊上看到一部小說,裡面有一段描寫女性下面完全濕了,當時我還非常奇怪,為什麼會濕了呢?這在多年以前是少年時代我的一個問題,困擾我好長一段時間,現在全明白了。原來女人會有這樣的反應。

我說:是啊,不知道怎麼搞的,可能太刺激了。

李姐說:小范,我現在相信你是練百米的了,還十一秒三的成績,真是太快了。

我聽了楞了一下,這跟我練百米有什麼關系,後來才明白李姐是嘲笑我太快了,她還沒感覺我就結束了。十一秒三,我再怎麼快也不可能只十一秒三,現在至少做了有五分鍾吧。其實我也知道我是有點快,說得嚴重一點就是早洩。一直以來我還以為自己能力有多麼強呢,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叫李姐這樣一說我更加覺得沒面子,男人在這件事上都有一點虛榮心,現在我卻這樣的表現的確讓人沒面子說了。

我說:是不是太快了點?

李姐說:呵呵,有點快,我剛有點感覺你就完了。

她說的時候一邊說一邊笑著,我說:可能是初次沒經驗,我也不知道會這樣,我還以為我多麼厲害呢。

李姐把被子拉過來蓋在她身上,她看著我,摸了我身體一下說:歇一會吧,看看電視。

我為了表現自己並不是那麼差,總得給自己找個借口吧,我說:主要是你太性感了,太刺激人了,一看到你我就想跟你做愛,一做就射了,不能怪我,只能怪你太有魅力了。

李姐笑笑,我們一起坐在床頭我抱著她,她全身赤裸著,她把電視的遙控器拿在手裡換來換去,我不知道她在換什麼節目,本來我對電視的興趣也不大,況且廣東的電視節目老是粵語我也聽不懂,所以興趣不大。

李姐換來換去的換台,我還在想沒什麼好看的節目啊,電視上突然出現兩個人做愛的鏡頭,我吃了一驚,電視上怎麼會有這個東西,兩個人都赤裸著身體在一起動作著。還是兩個外國人。

我說:哎,怎麼還有這樣的電視節目?

李姐笑我無知,她說:賓館裡嗎,這是境外的電視節目,成人節目,都是衛星電視。

哦,原來是這樣,廣東真是經濟發達的地方啊,思想也前衛,沒想到賓館裡還有這東西,長見識了,同時也為自己的無知感到汗顏。

李姐看著電視上的節目看得當中津津有味十分投入,我也不再說話,抱著李姐看電視。這樣的電視節目我看過不知多少,大學校園裡在網上不知道下過多少這些所謂的A片。可是現在卻同一個異性一起看倒是第一次。以前看過之後只好靠手來解決,今天終於有發洩的地方啦,我一邊看一邊這樣想。

我把手放在李姐的乳房上,輕輕的撫摸著她的乳房,可能李姐也看出一點感覺了,她發出哼哼的聲音,她把我的手拿著放到她的下面那個部位。我一摸,啊,早就濕得不成樣子了。

我有些奇怪就問她:李姐,怎麼會這個樣子啊?

她說:你好壞啊,都是你啦。

我說:啊,我怎麼啦?

話剛說出口我忽然明白了,原來是我摸的,哇,李姐身體發應這麼靈敏,敏感,根本不象是一個少婦,一個三十多歲的少婦,還有一個兩三歲的兒子了,倒真是一個處女一樣。她臉上忽然現出嬌羞的神色,我覺得十分心醉忍不住去吻她。

沒想到這一吻李姐就死死地抱住我的身體,抱住我的脖子,我想逃也逃不掉啦。一邊吻著她,我一邊撫摸著她的身體,上面軟軟的,象棉花?不太象,倒有點象平時早餐吃的小籠包,溫暖柔軟熱呼呼的,下面已經是洪水泛濫的樣子。

再看一下我自己的身體,啊,已經有反應了,好快,剛才做過一次也才不到十分鍾時間啊。連我的百米成績十一秒三也被李姐拿來嘲笑,真是巨沒面子。現在好啦我要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李姐摸了一下我的身體,可能她也知道我的身體已經起了反應,她一把把那玩意捉住,她說:我要。

我放倒她的身體,她分開雙腿等待著我的進入,我懷著一種報復心理狠狠地進入了她的身體,她哇的叫了一聲,可能剛才刺入時來的太快一下子全部進入,她還有些反應不過來我的身體已經全部壓在她的身上。

電視上的節目還在繼續,簡直就是科教錄像啊,我看了一眼電視上的兩個人的招式,現學現用,模仿他們的動作。還好,電視上還是最傳統的男上女下位,那女人在男的身下發出快樂的呻吟,那個表情一看就是那麼的愉悅。女主角把手指放進嘴裡用舌頭舔了一下她的手指。

李姐的注意力顯然不在電視上,她全部注意力在我的身體上,她看我心不在焉地樣子她把我拉了一下,讓我動作起來。我開始撞擊著她的身體,她把身體擡高一些迎合著我的沖撞。

好歹我有了一點經驗,況且剛才做過所以也不是很刺激,這樣持續的時間稍久了一些。做完之後我一看時間,啊,半個小時。李姐早已經在身下哼哼哈哈的,一付受不了的樣子,我也可以看到她臉上露出的那種滿意的神情,這種神情我在A片裡看到過太多次。

李姐坐起來說:真是年輕啊,身體就是好。

我說:李姐,還好吧?

李姐說:真的不錯,我已經好久沒有同老公做了,都忘記了這是什麼感覺,小范謝謝你。